设计总是充满正能量吗?

来源:中国设计在线    时间:2020-07-27    站内收藏

Pink AK-47

© Maxwell Dickson

设计总是充满正能量吗?

人们更愿意相信设计的积极一面,但它也装扮暴力,并隐秘地将暴力植入现实。从最原始的手握兵器到今天可以自繁衍的计算系统,幕后操纵者系统化地运用这些伪善设计控制了社会、经济和政权结构的不平衡发展。而暴力本身并没有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或物质的丰裕而消失或减少,反倒演变成新的危机与冲突。我们对石油的渴望、对物质材料的欲望、对地球变暖的恐慌正在制造着新的冲突与不安。

不仅暴力本身在转型,我们感知、体验、判断、定义它的方式也在改变。上世纪六十年代起,LGBTQ、残疾等弱势群体伴随着反殖民主义、女权主义而兴起,这批夹缝中的人群因为社会歧视所导致的享受教育、雇佣、租赁等权利不平等现象却被视为社会不安的潜在因子。而“Stick it to the man”说法的诞生,从另一个方面鼓舞他们展开抵抗家长式政府和墨守成规机构的运动。Hannah Arendt在其文章《论暴力》(On Violence)中,将这种主流群体责任不清、敌我不明的状态定义为“残暴”。当然今天也会有像Steven Pinker这样的心理学家以一种乐观视角将其定义为“权力斗争”。

Euthanasia Coaster

© Julijonas Urbonas

哪里有变化,哪里就有设计。大到一座城、小到一只汤匙,设计的商业与审美价值极具诱惑力,让人忽视它所指向的灰色地带,也使得设计暴力史听起来极其不可思议。就像AK-47会成为今天恐怖分子的标配,是设计师Mikhail Kalashnikov自己都无法意料得到的。而当下的设计师讨论暴力的方式更加隐晦,态度从推崇、鼓舞、讽刺到批判,基于现实的预测与推理和发散式的联想力是他们展开实践的基础。这要得益于今天跨学科、跨领域思维的兴起,但也不得不令人疑惑暴力在未来又会有怎样的演绎?

安乐死过山车

安乐死过山车

Euthanasia Coaster

Euthanasia Coaster

© Julijonas Urbonas

立陶宛设计师Julijonas Urbonas的“安乐死过山车”(Euthanasia Coaster)是一个非常激进的设想,它是暴力还是对未来的理性推测,或许只有经过不断地验证、跨学科的讨论、争辩才能定性。Urbonas提出过山车能给人在生命的最后带来快乐的体验:车厢首先会缓慢地向上“爬”,最后把人带到1600多英尺的高空,之后就是一个猛坠和七个回环,最终人因为大脑供氧不足而优雅去世。

The Drawing of Euthanasia Coaster

© Julijonas Urbonas

目前世界上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允许选择安乐死。如果未来病患拥有更多的自主权,安乐死是合法的,为什么不让它更具意义呢?如何才能让一次坐过山车的经历变得“有意义”?Urbonas设计了冗长、缓慢的到达顶峰的过山车的攀登过程:三分钟的过山车,有两分钟是在往最高点爬行。这可以让乘客思考自己的决定和回顾一下人生。当地面的物体越来越小,他会有足够的时间适应那种高度,想象接下来一连串的致命下坠。最重要的是,这是考验乘客决心的过程,最高点就是乘客给出最终决定的理想点。要求安乐死的人在最高点可作出选择,可选择继续活下去,或者按下按钮迎接死亡。然而,顶级的大脑专家表示安乐死过山车更可能让人死得不舒服。一位参观过模型的航空工程师说:“如果乘客穿上了飞行员的反重力航空服,这次体验或许会成为一场极度惊心动魄的 ‘伪死亡之旅’。”

Euthanasia Coaster

© Julijonas Urbonas

二十一世纪大使馆

21st-century Embassy

21st-century Embassy

© Muhammad Sahrum

挟持想象力是设计师统治这个世界的最高明手段,比科学家的公式更生动、比经济学家的理论更具亲和力、比政治家的勃勃野心更友善、比艺术家的抽象观念更具落地性……在挑战暴力时,设计的效力不在于变革,而在于它可以以一种深刻而生动的阐述语言深入人心。建筑师Muhammad Sahrum提出的“二十一世纪大使馆”(21st-century Embassy)相对于前文的设计项目更犀利,也更直截了当地批判当下权力机构的暗箱操作,进而揭示外交领域习以为常的非民主性。Sahrum相信在不久的未来,数据与文件可存入虚拟硬盘,实体空间可以被大量省下来分享,一些小国家的使馆可以共享办公空间以节省支出,原本的会议室可以作为游戏室,让工作人员与民众以轻松有趣的方式互动或交涉……

Overview of Embassy Grounds

© Muhammad Sahrum

The War Room

Collage depicting 'ping-pong diplomacy' and the ideas of soft power

© Muhammad Sahrum

Sahrum 以伦敦格罗夫纳广场(Grosvenor Square, London)的原美国使馆为讽刺对象,以荒诞诙谐的创意语言进行了空间再设计,供人们谈判的游戏室甚至被设计成迷你高尔夫球场、乒乓球拍、外交礼物的轮廓,旨在回应项目的初衷,即软实力是一种有效的外交手段。“二十一世纪大使馆”一共有两个部分:以“外交信封”(Diplomatic Envelope)为研究项目;而“反转的堡垒:开放的使馆”(The Inverted Fortress; An Open Embassy)是Sahrum研究后的设计方案。如果想进一步了解Sahrum的设计初衷,请翻阅VISION180期设计版,我们会与Sahrum深入探讨裹挟着快乐主义外衣的暴力批判。

Detail of the War Room

© Muhammad Sahrum

The War Room

© Muhammad Sahrum

Details of souvenir to diplomats

© Muhammad Sahrum

'Golf Politics', crazy golf putt set

© Muhammad Sahrum

Map of Embassy

© Muhammad Sahrum

Ping pong postcard

© Muhammad Sahrum

Rollercoaster postcard

© Muhammad Sahrum

Diplomatic vault postcard

© Muhammad Sahrum

Golf postcard

© Muhammad Sahrum

(图片来源于VISION青年视觉)

本文来源:中国设计在线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关键词: 设计 
编辑:cdo
相关阅读
    正在加载...
速八福彩 琼粤福彩 趣赢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顶级福彩 大庄家福彩 千亿福彩 爱拼福彩 红狼福彩 宝乐福彩